七月不远 // 过往
2017・12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2009/11/13 (Fri) 过往

年幼时常常发梦。
记得最常梦见的就是自己站在我家楼梯口,天光很昏暗,看上去像是冬天下午六七点的样子。其实细节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那么多梦里记的最清楚的是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一个夜里发梦,梦见第二天早晨起床准备去幼儿园,父亲正给我穿衣服的时候,客厅门打开,进来一个右眼斜了的与父亲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
他开了门,房间里很暗的光映在他脸上,他藏身在门打开的狭缝里,对我说:“我才是你爸爸。”

我是惊吓着醒来的,和梦里一样的情景,父亲进来房间给我穿衣服,我偷偷看房门,并没有右眼歪斜的,和父亲长的一样的男人走进来。
父亲牵着我下楼推自行车的时候,我和父亲说了夜里的梦,父亲笑着说:“那你有没有跟他走呢?”我抱着小书包摇了摇头,父亲就说:“要记得,不管遇见谁,就算是和爸爸长的一样的人,都不要和他走。”
父亲把我抱到车上,然后载我出发去幼儿园。

父亲的老爷车前面的横杠上绑了用藤蔑做成的小椅子,我坐在那上面,父亲就在我后面握着把手蹬自行车。这个椅子我从两岁开始一直坐到上小学,直到我八岁再也坐不进那个小椅子为止。

十九年就有十九乘以三百六十五种梦境
或好或坏
或惊吓或美满

去年被确诊之后,我这一年来常常发的梦就是自己睡在宿舍里,半夜时爬在床上看被外面的大风吹得噼里啪啦作响的门。
那道门在梦里被风吹得摇摇欲坠,发出巨大的响声,但是梦境里其他三个舍友却睡得毫无知觉。唯独剩我一个在黑暗里透过门上面的小窗子露出的光看那扇门。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梦境之中,果然不过是我这一年来被飓风吹得摇摇欲坠的生活而已。

中午时候爸爸打电话来,我正走在去食堂的路上,他问我降温了,有没有犯病,脚痛不痛。我回答不痛。
其实不是不痛,降温半个月,发作越来越频繁,早上和晚上走路已经出现了一点问题。

熬药没办法正常熬,一栋宿舍楼共用一个中药罐熬中药,一楼不知是哪个姑娘,总也要不顾他人在每天十一点时把药罐从管理员哪里抬回自己宿舍去,这一抬就是一天。我一个星期早上有四天十一点的时候在上课,所以,总也熬不上那一次药。

我把妈妈寄来的中药堆放在桌子底下,每次总会不小心踢到。
是满满的三箱中药,专门留在学校里喝,三天一付,一箱药足够我喝两个月。喝完就要源源不断寄来,从去年确诊开始,我已经在宿舍里留下了不知多少个药箱。

每隔三个月就要请假一个早上,搭乘公车去医院抽血化验。
一去一来就是一整个早上的时间。

去年十二月的时候,犯病严重,走不了路。而彼时我们在教学楼五楼的教室上课。下课后,我已经是连站立都困难,只能是僵硬的挪着步子一点一点走。番茄扶着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欧阳在台阶上蹲下身子,说背我下去。
他把我一路从五楼背到一楼,番茄在后面跟着。然后他叫他女朋友骑着车把我带到宿舍门口,而他和番茄在后面慢慢的走。

高中相处很好的男生,现在在浙江大学。他听说我的病情之后,连夜查找治疗方法,第二天把所有东西一股脑从QQ上复制给我。
我看着对话框里那一大堆资料,半张着嘴巴快说不出话来。

西西的高中同学,因为西西的关系也与我认识。从西西那里知道我的病之后,当天夜里就发短信来教我要怎么注意。

去年病的最严重那时候,发低烧成了家常便饭,宿舍里的三个姑娘全部比我年纪大。发烧的时候,他们总要去给我打饭回来吃,烧的迷迷糊糊也是他们叫醒我起来吃药。夜里睡下去之前,总也提醒说,半夜要是不对劲就赶紧叫他们起来。

HANA和兔子训我为什么又犯病

小妖训我为什么睡那么晚,不要命了么

草对我说,让舍友搀你下床,把药吃了

念对我说,每天都要想,为了明天而活

2009年11月12日
病中第十四个月

西西刚刚离开,走前帮我提走了吃饭留下的盒子

宿舍里的三个姑娘各自作着各自的事情

豆腐给我和乌龟的BO做了板子

鬼鬼给我做了新的签图

念刚刚给我讲完她的灵异经历

壳子爹爹对我说崽子晚安

爪子告诉我儿子一月开SOLO CON的消息

赤西军团依旧刷不开

念帮我和流年仔要来的,阿峰背景的图被我挂在BO的最新的日志里。

穿着毛鞋脚依然在痛

妞她兴许在宿舍里已经睡着

十七大概还在兴奋的和别人发短信


08年圣诞节的晚上,岳岳在食堂门口塞给我一个苹果。

不是发梦,是现实。

生活一如既往的过。
发梦与现实交织。

我很高兴认识你们。
即使有过争吵与不快,即使现在已经没有联系,不再见面,却也从没有后悔过

确诊时候,医生对我说,不要怕,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的,人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各人有各人的路
各人有各人的未来
遇见就很高兴,所以就一直珍惜
谢谢你们关心我,所以我有勇气能一直坚持着把药喝下去
半夜里喘不上气来的时候就想起梦境里那扇被风吹响的门

总有一天我能追上失去的,错过的东西。
闭着眼也要一直一直跑下去。

谢谢。

[私家笔记]瞳の住人 | trackback(0) | comment(6) |


<<板子 | TOP |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是先知道了醉醉的博客,才发现了姑娘的博客,一直在写狗帮里面看文,很喜欢姑娘的文,可是很懒,不怎么留言,所以姑娘也可能对我的ID没印象。 看到了这篇,虽然不知道姑娘得的是什么病,可是我想说姑娘你很勇敢,真的,很少有人在病中还可以保持着满满的元气,这样子坚持着写自己喜欢的文字。想对姑娘说,也许现实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也许现实中充满着荆棘和挫折,但是心中有着希望,不放弃,不妥协,生活总是充满希望的。就像你的朋友说的,每天都要对自己说,为了明天而活。加油!FIGHT!干巴爹!

2009/11/19 19:10 | 弓藏(可以叫我阿吉) [ 编辑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是先知道了醉醉的博客,才发现了姑娘的博客,一直在写狗帮里面看文,很喜欢姑娘的文,可是很懒,不怎么留言,所以姑娘也可能对我的ID没印象。 看到了这篇,虽然不知道姑娘得的是什么病,可是我想说姑娘你很勇敢,真的,很少有人在病中还可以保持着满满的元气,这样子坚持着写自己喜欢的文字。想对姑娘说,也许现实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也许现实中充满着荆棘和挫折,但是心中有着希望,不放弃,不妥协,生活总是充满希望的。就像你的朋友说的,每天都要对自己说,为了明天而活。加油!FIGHT!干巴爹!


谢谢姑娘的鼓励哦,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想法,所以,只能说谢谢
姑娘可以常来玩~笑

2009/11/19 22:33 | 诶诶 [ 编辑 ]


 

元气满满的小小是我们都喜欢的
记住现在天气冷了
一定要多穿衣服啊
还有不要在很往外面跑了
虽然风景很好
但是你的腿会受不了
如果有什么不好受的一定要说啊
我们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但是我们是一直在关心着你的
PS:小小,版很好看啊
但是看字却很费劲= =
下回不要用黑体字写了
看的真的很费劲。。。

2009/11/20 19:02 | 小替 [ 编辑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元气满满的小小是我们都喜欢的
> 记住现在天气冷了
> 一定要多穿衣服啊
> 还有不要在很往外面跑了
> 虽然风景很好
> 但是你的腿会受不了
> 如果有什么不好受的一定要说啊
> 我们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但是我们是一直在关心着你的
> PS:小小,版很好看啊
> 但是看字却很费劲= =
> 下回不要用黑体字写了
> 看的真的很费劲。。。


谢谢GG ><
不过,不用黑体要用毛= =||||||||

2009/11/20 21:10 | 诶诶 [ 编辑 ]


 

小诶诶,坚强起!

对于我,似乎就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喊你

诶诶,诶诶,诶诶...........

2009/12/02 20:40 | 海带 [ 编辑 ]


Re: 海带 

> 小诶诶,坚强起!
>
> 对于我,似乎就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喊你
>
> 诶诶,诶诶,诶诶...........

好吧,你喊多了就成语气词了,囧

2009/12/02 21:03 | 诶诶 [ 编辑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eiei74321.blog126.fc2blog.us/tb.php/35-2942b4ac

| TOP |

诶诶

诶诶

Author:诶诶
大本命:赤西仁


本命团:KAT-TUN

BO中文字及图片
禁止无准许转载
禁止二次加工


少年郎
鞍马戎装
十年相思意难忘


边栏000000

边栏00000

bandage

message


ShoutMix chat widget

類別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JIN

R.jpg T.jpg

連結

B.G.M.

足迹

脚印